改頭換面、減輕薪資壓力?將活躍於今夏交易市場的各類球隊

在NBA的休賽期,各種有關交易的暢想總會流傳——原因是好的。

至少從表面上看,每支球隊都能在每一個夏天獲得一次重頭再來的機會;難得的休息時間能容許他們好好決定自己的下一步計畫,比如:他們會去到哪裡,自己又想去哪裡呢?

一些球隊可以考慮重建。他們可以追求一夜之間的改頭換面,也可以進行徹底的改造;他們可以減輕自己的薪資壓力,也可以用薪資空間得到額外的交易資產。他們還可以追逐一些超級球星。

不是每一次的爆炸交易都能取得成功。也有一些球隊試圖不去大動干戈,甚至只是保持原狀,其他一些隊伍則寧可把自由球員當作改變球隊的優先工具。但傾向於靠進行交易來實現自身目標的的球隊依然為數不少——不論他們的目標分別是什麼。

本文所述的各類猜想不會輕易動用各隊的基石,夏洛特黃蜂不會因為Kemba Walker的炙手可熱就被列入討論。一些沒有較為明顯的優質交易資產的球隊也不會被包括在內,比如紐奧良鵜鶘,他們除Anthony Davis外並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部件,此外曼菲斯灰熊也還沒有要和Mike Conley和Marc Gasol分道揚鑣的跡象。

最後,那些具體目標還不太清晰的球隊也不會出現在本文之中。它們各自優先級的範圍可能會因為對重建和競爭季後賽席位的側重選擇不同而相異,而洛杉磯快艇正是這方面的典例。

深不可測型/進退自如型

波士頓塞爾提克

雖然Danny Ainge依舊會對Dell Demps死纏爛打,並以每天乃至每小時一次的速度對向後者發出「交易濃眉瞭解一下?」的訊息,但塞爾提克不會在這個夏天再與什麼人共進晚餐了。

Ainge是有能力搞來一切的,去年八月分Kyrie Irving的交易已經足以證明這個事實。不過塞爾提克如今已經穩居東區第二,而這還是在Gordon Hayward只打了5分鐘就賽季報銷、Irving又因膝傷長期傷停的情況下做到的,他們也不需要再處於這種通過交易來獲取資產的建隊模式了。他們既有即戰力很強的球星,也有非常遠大的未來前景,這讓他們在短期和長期內都保有著競爭總冠軍的本錢。

在薪資空間亟待填充——現在隊內工資第四高的球員已是Jayson Tatum——的情況下,即便是最不必要的「多餘」交易預案在二月份的交易截止日前都說不準會不會發生。

當然了,Ainge畢竟是Ainge。他將會睜大眼睛盯住所有能夠競價的超級球星,不論是千呼萬喚的Anthony Davis,還是諸如Giannis Antetokoumnpo、Kawhi Leonard抑或Klay Thompson這樣未現徵兆的選項。“Boston Celtic”的图片搜索结果

克里夫蘭騎士

如果LeBron James還會留守克城的話,不論騎士能用籃網籤選到什麼人,他們都無疑會好好衡量他的價值。籃網籤的順位前景可能還沒高到值一個超級球星,但一個前十順位的選秀權再加上一些用來配平薪資的球員合約還是能夠讓他們為得到合適的人而努力一番的。

不過一旦James與別處簽約或逼迫球隊將他交易到某處的話,一切的賭博之舉就都會不復存在了。

這樣的話,騎士可以續約Rodney Hood(受限自由球員),並寄希望於Hood、籃網籤、Jordan Clarkson、George Hill、Kyle Korver、Kevin Love、Larry Nance Jr、Cedi Osman和Tristan Thompson為基礎的陣容能夠打進季後賽。如果不這樣的話,他們也可以甩賣掉隊伍中遺留的老將並重新開始。“cleveland cavaliers 2018”的图片搜索结果

達拉斯獨行俠

眼下有能力為自己清理出2000萬以上薪資空間的球隊已經不多,而獨行俠正是其中之一。球隊老闆Mark Cuban在本賽季交易截止日期間的言論也傳達出了他們想以空間換取選秀權補償的意願。

「我想說的是,我們希望能夠積極地利用起我們的薪資空間來,」Cuban在《達拉斯晨報》記者Eddie Sefko的報導中表示,「我們會用它換回選秀權或者我們認為能提供幫助的球員。」

當今聯盟各隊的空間都可以說是供不應求,而獨行俠則正可以利用這一有利條件來發上一筆橫財。不論對聯盟的霸主和渴望競爭力的隊伍,還是那些試圖避稅的球隊(此處有劇透)來說都是如此。但他們或許只能把錢花在自己身上。

據《紐約時報》記者Marc Stein因透露,Dirk Nowitzki在下賽季還會繼續征戰。即將年滿26歲的Harrison Barnes是一個兩難的選項——留下他作為重建的一份子,他的年齡不算太老;可要是需求緊迫的話,他的潛力也有些不足。Dennis Smith Jr.和今年的首輪秀可能會成為球隊陣中唯二年齡小於24歲的球員了。

獨行俠可以說服自己去爭取重返季後賽的資格,但他們也知道自己在休賽期的操作能力上有所欠缺。據《體育新聞》記者Sean Deveney稱,他們已經制訂了追求一些受限自由球員(比如Aaron Gordon)的備用計畫。如果他們把空間都用來追求贏在當下,他們就會缺乏在交易市場裡能用得上的資產了——除非他們把Smith和六月份的高位選秀權拿出來當做籌碼。“dallas nba”的图片搜索结果

密爾瓦基公鹿

對於公鹿而言,規避奢侈稅線(預計為1.23億美元)的優先級本來要取決於他們是否續簽並以何種價格續簽Jabari Parker(受限自由球員)。不過在他們裁掉了罹患肺部血凝塊的Mirza Teletovic後,情況出現了改變。

公鹿可以向聯盟提交申請,以將Teletovic在2018-19賽季的工資從球隊的薪資總帳中移除。後者仍然會得到工資,但他的薪水不會再列入關於奢侈稅線的計算之中。這就在理論上為公鹿提供了1050萬美元的可用薪資空間,並為他們發動送走Matthew Dellavedova和John Henson的交易拓寬了道路。“Milwaukee Bucks”的图片搜索结果

謹慎避稅型

邁阿密熱火

即便熱火放棄掉Jordan Mickey明年的球隊選項,保留Wayne Ellington佔據820萬空間的鳥權也還是會在不久後把熱火拖入奢侈稅的泥潭——不過只是將將過線。

在假定熱火隊會將Rodney McGruder的合約轉為全額保障的情況下,他們的薪資總額將達到約1.268億美元,超出1.23億美元的奢侈稅線380萬美元左右。不過考慮到Ellington合約的實際成本,這個數字能夠也將會有所下降。把他的800萬美元算進中產特例可以解決問題,而如果把他放進如今資金匱乏的自由市場,他也值不了這麼多錢。

如果熱火用其他方式花掉他們中產特例的話,這個數字也有可能上升(他們擁有Ellington的早鳥權,所以他們不用將中產花在他身上),而他們或許也能利用它做些文章。

熱火沒有什麼可以用來出手的小合約,McGruder、Bam Adebayo和Justise Winslow是球隊僅有的三位年薪低於500萬的主要輪換球員,而他們肯定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放棄掉的。不過如果熱隊要對他們的長合約進行一些削減,從而避開奢侈稅和硬薪資上限的話,他們三個之中可能就有人得為了能清走更昂貴的隊友而犧牲了。“Miami Heat”的图片搜索结果

波特蘭拓荒者

保留Ed Davis(1210萬美元)、Shabazz Napier (受限自由球員,710萬美元)和Jusuf Nurkic(受限自由球員,880萬美元)三人的鳥權會讓拓荒者的工資總額越過奢侈稅門檻。想在保留其中兩人空間的同時將工資壓在1.23億美元以下也不太可能,單是續約Nurkic就足以讓他們去交奢侈稅了。

但拓荒者可能會對保持這樣一個貴得要命的陣容持開放態度。他們現在正在全力爭奪西區第三的寶座,而Damian Lillard也在一月份和球隊老闆Paul Allen進行了一次秘密的座談,從而確定球隊的目標是全力爭取當下。

闖過季後賽首輪的機會可能會讓拓荒者認為自己已經接近於打破金州勇士和休士頓火箭在西區的統治,他們沒有什麼那種完全派不上用場的垃圾合約,這對他們而言是個好消息。Evan Turner目前狀態不錯,不過他在夏天不太可能被交易出去,而Al-Farouq Aminu和Maurice Harkless對於球隊的成功也是不可或缺的。

拓荒者仍然只能深陷於奢侈稅的困擾之中。即便是按如今銀根緊縮的自由市場行情,續約Davis、Napier 和Nurkic也起碼得花2500萬美元以上,而這會讓球隊的工資來到1.4億美元。

不過,拓荒者既不可能同時續約三人,也不可能放棄他們所有的自由球員。他們會找個比較稱心如意的折中方案,不論是甩掉Meyers Leonard而忍耐Harkless的失敗簽約,還是受到另一種形式的附帶損失都無所謂。拓荒者必須設法讓他們為保持球隊陣容而飛漲的工資得到削減。“portland nba”的图片搜索结果

多倫多暴龍

等待著暴龍的是幾個艱難的決定。他們將帶著超過稅線的工資總額進入今夏的休賽期,而這還是沒有考慮保留Lucas Nogueira(880萬)和Fred VanVleet(170)兩位自由球員鳥權的前提之下。

對於Nogueira而言,與自己的過去分手並不是什麼難事。他之前本就沒跟Serge Ibaka、Jakob Poeltl、Pascal Siakam和Jonas Valanciunas這些出場順位在他之前的隊友一起打過多久的比賽。不過要跟VanVleet作別就比較難受了,他已經是球隊在關鍵時刻的主要輪換,而DeRozan-Lowery-VanVleet的後場組合更是已經成為總教練Dwane Casey的首選。

在東區決賽中讓騎士吃些苦頭,甚至晉級總冠軍賽的目標值得讓球隊主席馬薩-烏傑裡多簽幾張空頭支票,但暴龍在本賽季已經為避稅做了很大的努力了,而且明年他們很可能還得為此而鬥爭。如果他們想在留下VanVleet的同時控制好自己的工資線的話,那就需要管理層一點額外的創造力了。

希望Ibaka和Norman Powell的合約能在夏天的流言中掀起點風浪吧。“toronto raptors”的图片搜索结果

華盛頓巫師

巫師目前的處境有點奇怪。

如果他們保留自己的首輪籤,而Jodie Meeks和Jason Smith二人又執行各自的球員選項,那麼球隊下賽季的工資將大概停留在1.269億美元。這個數字距離1.23億美元的稅線實在太近了,以至於巫師完全可以無視掉多出的部分——特別是在他們今年已經交了稅的情況下。

如果Meeks選擇離隊,他們會得到點小好處,可那之後球隊還有40萬美元的工資超出稅線。裁掉Smith是一個辦法,但在之後的三年內每年付他180萬是有點浪費的,除非巫師能找到一個願意接受中產特例中所剩餘的微簙工資的替代者。

把Meeks的合約交易去別的球隊是更合適的選擇。巫師不必加什麼添頭,加上一個2022年次輪籤的報償 就可以了。

而無論他們今年選秀大會上選擇誰,都可以在他們希望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打包處理掉Smith並清理薪資空間的辦法。Marcin Gortat和Markieff Morris在下賽季也會進入合約年了,如果巫師還想要清出更多空間的話,Morris不必再加什麼添頭就可以交易,對於Gortat可能也一樣。

另外,巫師隊三位頂薪球員——Bradley Beal、Otto Porter和John Wall的未來也未必板上釘釘。如果在季後賽上演一輪游,還可能引發球隊更大規模的動盪——比如尋求送走他們中的一人來節約薪資和尋求陣容深度。“washington wizards”的图片搜索结果

清理空間型

紐約尼克

如果有著和紐約隊相同的處境的話,大多數球隊是不會出此下策的。

Kristaps Porzingis正處於前十字韌帶撕裂傷病的恢復期,尼克能在明年聖誕節前迎回他就很幸運了——這是一位負責他康復進程的醫師所述的內容。這一變故也讓球隊在下賽季有所作為的希望化為了泡影。

就算他們有多餘的閒錢,在這個夏天把薪資空間堵死也沒有意義,何況他們其實並沒有。

Kyle O’Quinn可能會放棄自己的球員選項(430萬美元),但Ron Baker(450萬美元)絕對會選擇執行。而據《紐約日報》記Stefan Bondy的報導,更換了經紀人的Enes Kanter是否執行選項(1870萬美元)目前仍不太確定,不過他也不會在市場上拿到這麼高的薪水,能跟別的隊簽個兩年2000萬就該謝天謝地了。

如果把Trey Burke的薪水轉為保障,再算上Kanter和Baker的回歸,尼克剩餘的可用空間也就微乎其微了。即便能以分期形式裁掉Joakim Noah,他們的薪水也會逼近到1.29億美元,而且以年均760萬美元的份額分五年付清他的薪水完全是在吃啞巴虧。

更合理的做法是去找願意接收Courtney Lee(合約剩餘2年2500萬)和Lance Thomas(2年1470萬,2019-20賽季無保障)合約的下家。送走他們都不必再加添頭,而且單純拿Courtney Lee去換空氣的話,還能比裁掉Noah多釋放出200萬美元的空間呢。

你得承認,尼克還是那個尼克。他們可以通過送走Lee——比如能把他送到溜馬換來Bojan Bogdanovic只有150萬保障的合約就非常好——和裁掉Noah的雙管齊下節約出接近2300萬美元的可用薪資空間。

然後,說到「費盡心機清理出空間,然後反手就給一個自由球員垃圾合約」的行為,不就很尼克了嗎?

“紐約尼克”的图片搜索结果

費城76人

沒錯,之所以把76人放在這裡,是因為他們確實有著追求LeBron James所需要的一切。

The Ringer的專家Kevin O’Connor曾經表示,76人顯然會是James可能會自由轉會的幾個潛在下家之一。而如果76人想為他清理出一份頂薪(起薪3540萬美元)的薪資空間的話,他們就需要放棄一些自己手中的資產。

甩掉Jerryd Bayless的到期合約就算是招攬James的第一步。如果給他860萬美元的合約捎帶上76人自己的首輪籤,並且不換來任何佔據空間的合約的話,他們可用的薪資空間就能達到3520萬美元。如果在交易中以Justin Anderson替代選秀權的話,他們的薪資空間就能輕鬆超過3540萬了——如果他們真能成功找到信任Justin Anderson的買家的話。

如果上述的方法行不通,也還有別的途徑。76人會很樂意執行裡Richaun Holmes、Timothe Luwawu-Cabarrot和T.J. McConnell合約中的球隊選項,如果Anderson不能加入Bayless的交易,也可以用他和這些人員另行搭配並交易出去。

如果錯過了James,76人就不屬於這個類型的球隊了。他們本來在不做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就能在休賽期獲得超過2500萬美元的空間,如果是小修小補的話,這個數目已經足夠了。“76ers”的图片搜索结果

機會主義型

印第安納溜馬

溜馬很容易就能在這一類型的球隊的「邊緣地帶」找到他們自己的蹤跡了。他們作為交易對象的吸引力主要取決於Bojan Bogdanovic(保障金額150萬美元)、Darren Collison(保障金額200萬美元)和Al Jefferson(保障金額400萬美元)三人的部分保障合約。

一些優先要清理薪資空間的賣家(比如夏洛特黃蜂)如果想在選秀前解決問題,就應該會接受這樣的合約。即便在2018-19賽季的例行賽開始前無人問津,這三名球員依舊存在著作為到期合約的交易價值。如果Cory Joseph和Thaddeus Young執行各自的球員選項,那他們也會和上述三人有類似的處境。

但溜馬必須設法留住他們中的至少一部分人。為薪資空間就放棄Bogdanovic、Collison和Jefferson並不能為球隊帶來什麼好的資產——特別是在Joseph和Young選擇進入自由市場的情況下。而在Victor Oladipo如日中天的當下,他們未來的選秀權也顯得沒那麼有價值了。至於Myles Turner,則應該是球隊的非賣品。

如果能在選秀之前完成操作,或者留住他們原有的到期合約中的兩個,溜馬就有能力釋放出超過2000萬美元的空間並緩解自己的薪資上限危機。他們既可以出於本賽季的飛躍而尋求簽下強援,也能考慮以接收長合約為代價來得到選秀權的補償。“indiana nba”的图片搜索结果

洛杉磯湖人

湖人隊目前的狀況絕對算是選項多多,他們的大量精力都集中在了自由球員的簽約上。

他們會不會下狠心割除掉Luol Deng最後兩年的垃圾合約,並在不必拿Julius Randle開刀的情況下得到能砸出兩份頂薪的空間呢?他們又會不會在不斷惡化的局勢下撬來一位全明星,並在將來出售Paul George和/或LeBron James呢?

如果他們在自由市場上的雄心壯志最終又落了空,那麼,他們願意為了加速自身的重建而以任何形式交易掉自己正在迅速成長的青年才俊嗎?

後者看起來似乎不太可能。目前湖人隊中以Lonzo Ball、Joash Hart、Brandon Ingram、Kyle Kuzma和2018年騎士首輪籤構成的陣容底子算是質量不錯了。另外如果他們選擇續約Randle,後者也會是球隊未來的重要部分。

如果他們真的錯過了所有的頂級自由球員,那麼讓他們的年輕核心們猥瑣發育也不失為一個合理選擇。但湖人隊極度渴望著球星的加盟,如果他們不覺得Ball、Ingram、Randle等人能在下賽季結束前完成通往球星的飛躍,通過交易市場來抓到第一條大魚會是他們更現實的途徑。“laker”的图片搜索结果

趕緊行動型

丹佛金塊

如果Darrell Arthur 和Wilson Chandler(這個真沒辦法)執行他們的球員選項,避稅將會是金塊隊最首要的任務——假如,當然只是假如……他們不想耽誤Nikola Jokic早些拿到大合約。

如果不執行球隊選項,那就會讓Jokic成為一名受限自由球員,金塊則大概會在此刻給他奉上一份頂薪。讓Jokic在下賽季佔據約2530萬美元空間的話,金塊的工資總額也將達到1.3億美元(如果將Arthur 、Chandler和他們自己的首輪都保留在內),而這還沒有計入Will Barton的鳥權(670萬美元)。

對於一支大機率進不了季後賽的球隊而言,主動躍入奢侈稅的深淵是毫無可能的。不過金塊和其他球隊的不同在於,他們的大量資金是花在那些即將到期的合約上的。

Arthur 、Chandler和Kenneth Faried都會在休賽期有能力成為各類交易中的薪資匹配選項,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把他們搭上選秀權和年輕球員之後,金塊隊就可以引誘到一些潛在的賣家——而為了追逐季後賽席位,管理層是一定要出點血的。“denver nuggets”的图片搜索结果

鳳凰城太陽

在一月份提出自己的休賽期規劃以來,太陽總經理Ryan McDonough已經將它重複了無數次,但問題還是又一次地來了:

「球隊的一些核心組成部分已經開始穩固下來。我認為,一味地等待或者表現得過於耐心是愚蠢和幼稚的,而我們在給出的合約金額和年限長度上都做得很有紀律性。不過我們確實計畫成為5到6支擁有很大薪資空間的球隊中的一支,然後再看我們能否以此提升整支球隊。」

拿薪資空間去賭一個成名球星的計畫不會讓太陽排除在交易市場上興風作浪的可能。如果說前者有什麼影響的話,那只能是讓他們加倍努力地尋求交易。

Devin Booker在今夏就可以提前續約了,T.J. Warren與球隊簽下的四年5000萬長約也將開始生效,這支NBA第二年輕的球隊馬上就會變得「貴重」起來。現在球隊尚未被Booker、Warren和Brandon Knight套牢——後者是他們最可以捨棄的交易資產,他們正好可以拿起電話開始動手了。

Tyson Chandler和Jared Dudley將進入各自的合約年了,Dragan Bender和Marquese Chriss則太過稚嫩,以至於無法讓球隊相信他們的潛能。太陽隊還手握著熱火隊2018和2021年的首輪選秀權,公鹿隊的「1-10位及17-30順位」受保護選秀權也將在六月最終就位。

Josh Jackson和太陽隊自己的18年首輪(大機率為前三順位)甚至都會發揮作用。太陽不會把他們拿去四處叫賣,但作為換超級球星的敲門磚還是可以用的。

如果真的能有一位身背多年合約的一線球星送上門來的話——比如之前所說的字母哥、Anthony Davis、Kawhi Leonard、Klay Thompson和John Wall等——太陽隊完全能夠將自己的資產化零為整,從而搞出一些有趣的事情來。

“suns”的图片搜索结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