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Gasol親筆:關於那位女性教練,我發自內心的公開信

首先,我想告訴你們一些我父母的事情。

我在巴塞隆納的周邊長大,我的父母有著非常成功的職業經歷。我的父親曾是一名護士,我的母親是一位醫生。自然而然,我最初的打算是學習科學——在高中畢業後我甚至讀了1年醫學院,在這之後最終我還是將我全部的時間用在了籃球上面。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追隨我父母的腳步繼續學醫,我的人生又會變得如何。

我記得人們經常會誤解以為我父親是醫生,我母親是護士——這種誤解發生的次數遠高於我的猜想。對我來說,我的母親是一名成功的醫生這件事…只是個常識。不過可別誤解我的意思:我同樣佩服我父親的辛勞工作和他的職業。但隨著我長大,我知道(相比我父親)我母親進了一個更嚴格的學校和專項,因此她有著更突出的工作職業。這並不奇怪,也並不能決定什麼,這只是個事實而已。這種小事情我們根本不會去多想。

從小到大,我和我的兄弟一直很佩服我父母設立的這種準則。

現在我已是個成年人,將要在不遠的將來成為一名父親,我更加意識到我自己能提升到這樣一種程度是多麼幸運的事。在這條準則下我只關心一個問題——我不在乎你是不是看上去「最適合」這份工作的那一種人,相反,我只看你的能力是否勝任這份工作。

在這37年中,毫不誇張地說,我從沒將我母親看作一位「女性」醫生。

對我來說,她一直就只是…一位醫生。

當然也是一位優秀的醫生。

我之所以想在一開始先講講我父母的事兒,是因為這件事情讓我想到我們如今的NBA。具體的說,聯盟72年的歷史以來,從沒有一位女性總教練。更具體的說,這讓我想到了Becky Hammon:一位最近成為人們談論的熱點的教練,我在馬刺也有幸受其執教。

相关图片

但是如果你以為我寫這封信只是為了爭辯Hammon有資格成為NBA總教練的原因…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這件事顯而易見根本不需爭辯:第一點,她是名成功的球員——在比賽中擁有一個精英組織後衛的頭腦。第二點,她作為助教,並在可能是NBA最偉大的總教練手下成功完成工作。有這兩點,你還需要更多理由嗎?不過我還是要說——我並不是來爭辯這件事的。和酸民爭辯教練Hammon的能力讓我有種智商上的優越感。對我來說,NBA球隊對於讓Hammon擔任總教練不感興趣才是奇怪的事。

然而,我想要做的,是要反駁那些反對教練Hammon的候選人資格的愚蠢爭議和觀點——再放大的說,是那些反對女性NBA總教練的觀點——看上去有些甚囂塵上了。

我最常看到的論調,幸好也是最容易反駁的觀點是:在最高水平的籃球比賽中,女人不能執教男人。「是的,女性總教練去執教大學女籃,或者WNBA,我一點意見都沒有,」但那些反對者說,「但是NBA?NBA是完全不同的。」

首先,我必須告訴你: 如果你向那些在高水平籃球比賽中實際打過球的人提出這種觀點,你會顯得非常無知。當然對此我也給出我的簡單回應——作為一個在NBA打了17年的老將。我拿了兩個總冠軍…我曾跟幾個這一代最優秀的球員一起打過球…我在體育史上擁有最敏銳頭腦的教練中的兩位,Phil Jackson和Gregg Popovich手下效力。而這樣的我在這裡鄭重地告訴你們:Becky Hammon有能力執教NBA。我並不是說她執教一定能做得非常好。我也不是說她只是勉強夠格執教。我更不是說她的執教水平與NBA的男性教練相當。我只是說:Becky Hammon有能力執教NBA。僅此而已。

“Becky Hammon”的图片搜索结果

下面我給你們講個小故事來說明我的觀點。今年,在幾個月前的一次練習中,我在跟Dejounte Murray演練擋拆戰術。這只是個很中規中矩的演練,只有我們兩人在半場一側:我先做出掩護,然後往外拉接球跳投,或者順下。如果我往外拉,Murray會直接向我胸前傳球。如果我順下,Murray會給我擊地傳球。就像我說的,非常中規中矩的演練——我們會這樣做上百萬次。

然而讓我記憶猶新的這次演練的特殊之處在於,在某一時刻,Hammon教練半途打斷了我們的演練。助教Hammon、Borrego、Messina圍了過來,然後Hammon對Murray說:「Murray,好吧,你的擊地傳球怎麼回事?傳得太低了。你必須把球剛好傳到Paul需要的那個地方。重來一次。」然後我們聚在一起更地討論了怎樣能讓我更精準地接到球,多加一些力道,然後我就更有機會成功完成上籃。然後我們重複了幾次擋拆的演練,交替從球場的左邊和右邊發起。當然,Dejounte不愧是Dejounte,他很快就掌握了——我們很迅速地就通過演練。但是那個時候的一些片段總是讓我難以忘懷。比如說…Becky展現出對於比賽的知識理解水平之高,你們懂我說的意思吧?

她能從她的眼角捕捉球場各個角落的小細節——然後立即找到問題和它的解決方案。不僅如此,透過她深入淺出的交談,我們總能得到想要的結果。在我看來,這很好地提醒我們球隊成員之間交流的重要性——特別是在NBA這樣的水準。於是在此後的剩餘賽季中,我再也沒有接到過另一顆傳得瑕疵的球。

另一個我見到的酸民們扔出的論調——可能比之前那個更愚蠢——之所以Hammon能勝任到目前這個職位,是因為馬刺想透過僱傭她來達到良好公關目的。

什麼玩意?

說真的,這都在說些什麼玩意?

荒謬之極。拜託,我們現在說得可是NBA——這是一個有著大量線上資金的商業聯盟,對於平庸之人是零容忍的。同樣,我們現在說的可是聖安東尼奧馬刺,本世紀最成功的NBA球隊之一: 這支隊伍出了David Robinson,Tim Duncan,Manu Ginobili,Tony Parker——我說的還僅僅只是名人堂成員。這支隊伍曾經連續18個賽季獲得50+勝場,在過去20年拿到5個總冠軍。

你真的期望波波教練在發展他的職員時,會與發展他的球員的標準不同?顯然不會。

波波做事的唯一標準是取決於是否這會幫助到球隊…很顯然這可達不到良好公關。

「是否會幫助到球隊」,這是波波處理事情的分析方式,也是馬刺風格的「自我省思」。

好了,接下來還有一個論調。這個論調愚蠢到幾乎我都懶得提它了。但同時另一方面,我又覺得這非常重要。從更深的角度來看,這個論調揭露了聯盟的一些問題,也讓我最近這段時間想了很多。

這個論調是,如果NBA裡有了女教練,在球員更衣室會有某種…「尷尬」。

也許看了這個論調你會哈哈大笑。我也知道這是荒謬的。但我覺得這事同樣值得稍稍花些時間嚴肅考慮,一個職業聯盟,卻有人會說出這麼荒謬的言論,這對於聯盟來說才叫尷尬。

首先,對於這個論調本身: 我的意思是,這論調本身就是站不住腳的。先讓我想想怎麼說,畢竟這事本身確實就沒啥好說的。球員有特定的著衣區域,教練也有特定的著衣區域。對吧?而且我也確信,在教練的特定區域內,Becky會有她的私人空間。然後重點是——你絕對不可能看到男性教練和球員在更衣時共處一室。這絕不會發生。所以唯一我能告訴你的是,根據我17年的職業經歷…那種所謂的「尷尬」論——就像我說的,純粹是無稽之談。不管就更衣室而言,還是就幕後而言,在這個聯盟中男性或是女性總教練之間確實沒有實際的區別。

但是,當有人提出這樣的論調時,我不得不有更深層次的思考——這種思考深深困擾著我。這個想法表明了…當我們這個社會完成種種的驚人進步,我們提高了我們的社會意識,我們為社會多元化和平等化而付出努力,並開始創造一個更具包容性的世界…然而不知何故,體育運動領域卻成了一個例外。對有些人來說,體育運動幾乎成了他們的避難所,只有在體育這個領域可以維持他們封閉的思想——像是裝了我們所有最糟糕的無知想法的氣泡一般。不過作為運動員,如果我們對於現狀感到有任何的問題,我們必須(正如俗話所說) 「用場上表現說話」。

所以當我看到這些論調——甚至可以說是笑話——我們不應該允許女性總教練進入NBA,原因僅僅是「更衣室」或是其他愚蠢的理由…我想這只是在提醒我,儘管在過去幾年內,我們的聯盟取得如此大的進步…我們的聯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為讓我們面對現實:現在世界上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在努力提高工作場所的性別差異。這是眾望所歸。更重要的是——這是正確的。然而NBA要這麼做卻必須先獲得許可,就因為一些粉絲不希望我們改變…就因為我們是「體育運動」?

我真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希望NBA永遠不要僅滿足於成為思維最前瞻的「體育聯賽」。讓我們努力成為所有行業中的思維前瞻者。

“Becky Hammon”的图片搜索结果

上週,不知你們是否注意到,但太陽聘請了NBA歷史上第一位歐洲出生的總教練Igor Kokoškov。

從任何角度來說,這對聯盟都是個非常棒的好消息。但就我個人而言…兄弟,我必須告訴你:這對我來說是個特殊的時刻。自從我被選中至今已17年了——但我仍然記得當初我被選中時一些人的評價。他們說,天啊,不…你不能選一個歐洲人當探花。太瘋狂了。要是第一輪後段選他倒是可以的。不管怎麼說這孩子確實有些天賦。但是前5順位???前5順位…你得用它選一名特權球員。你需要一個有殺手本能和領導天賦的球員。而這些歐洲來的球員——他們都是軟蛋啊兄弟。不行,你不能用3號籤選這孩子。

當然,最終他們確實用3號籤選了我。而現在,你看,歐洲球員往往都在選秀榜單上排的很高。這已變得很普遍。而今年,看看Luka Doncic,誰也說不準——興許又是一個來自歐洲的狀元呢。

而教練確實也是這樣的情況。 一開始的時候,聯盟裡沒有球隊會選擇外國人當助教。但是隨後一些前衛的球隊開始這麼幹…接著他們取得了成功。然後你發現其他球隊開始有樣學樣。而現在,Igor被太陽任用為總教練。

我並不是想用Igor比對Becky,因為我不覺得他們兩人面對的情況相同。我只是覺得這事很美妙,你懂的,就是看到NBA的光芒開始投射到更大的世界範圍上。因為這確實是個如此大的世界,不是嗎?我覺得任何時候只要你能拓展你的視野,去接觸那些新鮮而有意義的事物…它只會讓你變成更出色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我欣喜看到NBA聯盟在眾多重要的問題上走在前面。我看到了NBA讓我們一起參與諸如「黑人生命也重要」之類的緊急活動…我看到了如DeRozan和Love這樣勇敢發聲並開放自己的心理問題…我看到了我們NBA的總裁Adam Silver參與同性戀驕傲大遊行…我看到了像Curry和James這樣的MVP一直向公眾強調,再出名的人也不能利用他們的平臺去為自己的政治和宗教信仰發聲…當然我也看到像公鹿這樣的球隊願意就空缺的總教練一職為那些有能力的候選人提供面試的機會——不論男性還是女性。

這些事情在如今的聯盟中無處不在,它讓我充滿自豪。

因為對我來說,這個聯盟——是一個大家庭。而要成為一個家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你要成為那個能最挑剔於彼此缺點的人。你要成為那個能毫不隱瞞地把你看到的缺點告訴彼此的人。因為到最後你終將明白,這就是真愛。

所以說到現在對我NBA家庭想說的話,我覺得是,嘿——讓我們一起繼續保持如今的優秀成果。讓我們為此感到自豪。

但我們也不能滿足於此。

我們要意識到,一次抗議並不意味著我們解決了這個國家的種族不平等的問題。一次遊行並不意味著我們為同性戀權利運動竭盡全力了。一次教練的面試並不意味著我們已經解決我們工作崗位上性別差異的問題。

如果換做一個更容易自滿的聯盟,可能會看著如今的成果——然後滿意的說道,好啦,我們做到了,我們完成了。但是NBA並不是一個會自滿的聯盟。

這是一個偉大的聯盟。

對我來說,一個偉大的聯盟會看一眼現在的成果,然後說,我們已經走出了很長的路,我們也展現出很多的成長…但是我們仍然有更多的成長空間。一個偉大的聯盟會說,是的,這是個進步——但這不是我們的終點。

等著瞧,我們才剛剛開始。

“Becky Hammon 壁紙”的图片搜索结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