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喜歡的事情」 !來自超酷家族的K湯和他的成功之道

加州奧克蘭市——這是一個男孩夢想的房子,也許也是一個雜物工想要的。它有一個可以容納一個沙地棒球場的大前院,裡面有一片像芬威綠怪獸一樣的樹林。籃框在後院的車道上。美式足球場,可以說是孩子們的起居室,像一個破舊的深綠色沙發,也就是所謂的「達陣區」。[譯者注]

[譯者注]:芬威球館是波士頓棒球隊紅襪隊的主場,也被稱為綠色怪獸。 

[譯者注]:達陣:美式足球中球員帶球進入達陣區內即可得分,只要球尖通過端線,即算達陣。

如果說這棟房子有什麼其他特色的話,那就是它有很多破碎的窗戶,尤其是當它位於俄勒岡州波特蘭市最富裕的社群之一,這使它顯得格格不入。

這所房子,以及在這所房子裡發生的一切,都是使Klay Thompson擁有眾多獨特品質的重要原因。這些特質使他成為了聯盟中獨一無二的球員,也是金州勇士隊贏球的化學反應中不可缺少的成分。沒有一名球員像Klay一樣,具備全明星球員的技能,終結者的自信,在防守端全力投入,同時又時刻保持低調。要想知道Klay是如何一步步變成如今的「佛祖」的,你必須知道他是如何長大的,在哪裡長大的,和誰長大的。

Mychel Thompson和Julie Thompson一開始並不打算讓他們的家成為職業運動員的培養地。雖然Mychal在1978年以第一順位被波特蘭拓荒者選中並後來在洛杉磯湖人隊奪得兩屆NBA總冠軍, Julie則是一個出色的大學排球運動員和高中田徑隊的好手,但是他們採取放養的方法去培養他們的孩子。三個年齡上相隔不到三年的男孩—Mychel、Klay和Trayce。

在他們家的棒球比賽中,Mychal會和他的孩子們一起比賽,但他只會扮演一個穩定的射手(和裁判),他從來不會通過強制訓練他們來確保他們跟隨他的籃球腳步。與此同時,當Julie不用開著她的豐田車送她的孩子們去比賽的時候,她就會向他們傳授有機食品和瑜伽的好處。總體來說,她允許她的孩子們做他們喜歡的事情。

這種教育方式看起來使人擔心,但她的這三個兒子長大後都取得了成功。29歲的Mychal剛從6年的籃球生涯(主要是在NBA 發展聯盟)中退休。27歲的Trayce是芝加哥白襪隊的外場手。當然了,中間的孩子Klay正在努力進入他連續的第四年NBA總冠軍賽,同時也在追求第三座總冠軍獎盃。

Mychal說:「我猜,當我爸爸媽媽約會的時候,我爸爸說:‘我們的孩子很可能也會是職業運動員。‘因為我媽媽也太擅長運動了。我媽媽還說在我們出生之前,她會整日整夜的嘗試在乒乓球桌上和游泳池裡打敗我爸爸,因為我爸爸很厲害。我猜,應該是他年輕的時候,所以我媽媽會一直嘗試,直到她能打敗他為止。」

Mychal繼續說:「我必須告訴你們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成長環境,沒有任何壓力。Trayce的棒球讓我們知道了我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Trayce如果一直打籃球的話也許最後也會在發展聯盟打球,但是在高中三年級後,他就放棄了籃球,因為他想專注於棒球。我的父母說過:「如果你不喜歡它,為什麼還要做它呢?」對於我和Klay來說,籃球就是那個我們想堅持的東西,而Trayce則每天晚上和他的球棒一起睡覺。」

這幾個兄弟小時候都夢想有一天成為職業運動員, 但是要達到這一目標全靠他們自己。大家都知道Trayce經常在家裡練習揮棒。「他是怎麼在揮舞球棒時從來沒有擊中過任何人仍然是一個奇蹟,「 Mychal說,他可惹出過不少麻煩:他在屋子裡玩遊戲的時候意外地用頭撞掉了他父親的一顆牙齒。他們很早就被磨礪出了無所畏懼的品質: Mychal和Julie經常在孩子們還在球場邊跑步時打十分激烈的網球比賽, 網球會從他們的頭上呼呼飛過。

「我的妹妹認為運動健身是很重要的,但她對孩子們的安全倒是不夠擔心,」Julie的兄弟John Leslie說道。他以前是西方學院美式足球隊的中鋒和線衛。當Mychal因為打球或是要解說比賽而不能在家的時候,是John Leslie盡到了代理父親的責任。

他們的房子就是一堆運動鞋和一堆破碎的窗戶,」 Leslie說。「這三個兄弟精力實在是太充沛了。我姐姐會教導孩子們健康飲食, 但她在有一些方面卻放棄了管教。她告訴我, 她帶他們去玩具反斗城並給他們買了六把劍, 結果一天之後那些劍就全被他們打壞了。但是我和Julie的媽媽是一個小學老師, 所以這些孩子們也有機會接觸到了所有能找到的幼教玩具—像愛因斯坦玩偶之類的。」

在與更年長個子更高的Mychal和年紀更小但是更強壯的Trayce中的打打鬧鬧中, Klay長大了。他遠距離的投籃技巧是在與Mychal在後院的單挑中鍛煉出來的。他在高強度身體碰撞中依舊能得分的能力則可以歸因於那些在客廳裡的美式足球比賽。規矩很簡單: 一個人進攻, 另兩個防守。帶球的人要試圖繞過或穿過另外兩個人跑到沙發上「觸地」得分。在沙發上著陸, 觸地得分。一個人失敗了則下一個人上。

「Klay玩這個遊戲時確實不佔優勢, 但是, 當你俯衝向沙發時, 你肯定會拉一個兄弟墊背,」 Mychal說。「如果你讓我們現在玩這個遊戲, 我們肯定都會受傷。但那時候, 都是小孩子的我們無所畏懼。」

Klay尤其無所畏懼。他非常喜歡煙火。這是一個遺傳自他母親的迷戀。據說他在西北的一個車Curry屯了一堆。他在俄勒岡州的大自然中長大, 他會去爬每一棵樹, 遊每一條河, 躍過每一個高高的物體。雖然Mychal在嘗試了滑板後用了一天的時間決定這項運動不適合他,但是Klay經常讓他的約翰叔叔帶他去波特蘭著名的伯恩塞德滑板公園玩耍。

「Klay一去就馬上試著滑到碗池底。他用他的背和屁股上降落並受了傷,但不嚴重。Klay絕對是個不怕死的人,他現在仍然是。」 Mychal回憶道。

Klay不完全同意。「我的自由意識和無所畏懼在我成長過程中逐漸消退了,」 他說。「但小時候, 我是無所畏懼的。我試圖保持這種心態, 並不是用在日常生活中, 而是在比賽球場上。」

他也從他母親那裡繼承了一種距離感。「我很謹慎,」 Julie說。「我只想和我的孩子們有良好的關係。我看重的是我的家庭。Klay現在得到了太多的關注。我試著不讓他在家也覺得活在聚光燈下。我想讓他覺得,他在我面前可以只做他自己,和我講講話,如果這就是他想要的。」

對Klay來說,身邊最親密的僅限於他的鬥牛犬Rocco。今年春天Trayce來到奧克蘭的棒球隊時,他激動萬分,這樣他們可能可以住在一起。據他說,他的弟弟和Rocco「是很好的夥伴」,「Trayce就像是Rocco的叔叔一樣。」

Klay的感情生活——包括最近和模特Hannah Stocking的分手—好幾次進入了公眾視線,這讓他陷入了沉默尷尬的境地。他的舉止可能是隨意的,但他顯然希望他的生活能像他超高效的教科書式的投籃姿勢一樣簡潔明瞭。他是一個「線性思考者」,Julie說。

「你有你的工作,也有你的個人生活。你想要隱私和安定,」Klay說。「你不想讓每個人都窺探你所做的一切。它曾經困擾過我,但現在我真的不在乎了。我不在乎別人會不會在網上看到關於我的私事。」

並不是我不在乎別人的想法。只是只要我在做我喜歡的工作,照顧我的家庭並且享受樂趣,我就不需要擔心別人怎麼想。這些完全是沒必要的壓力。過去如果有什麼尷尬的事被別人發現我就會非常自責。現在呢….我就會想我們都是普通人,我不是唯一一個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人。」

但是如果有機會的話,Klay還是希望能做回那個整天在俄勒岡中的大自然玩耍的男孩。

Klay希望融入球隊,扮演勇士想要他扮演的任何角色。這背後的動機可以追溯到很多的原因,每一個原因都和陪伴他成長的人相關。

這就包括了一系列他言簡意駭的教練們,包括前NFL四分衛Neil Lomax和Klay在華盛頓州立大學一年級時的教練Tony Bennett。「Klay從來沒有偏好哪一個教練,」Julie說。「Mychal從來沒有指導過他。Klay只會對他們的實力,他們能教給他的東西感興趣。」

然後就是Klay年輕的時候在一起打球的隊友了。當時他們正在為一個城市的冠軍努力,但Klay因為腳傷不得不缺席6週。差不多20年過去了,每次Klay想起這件事仍然會氣惱:「我那個時候才六年級,因為那個腳傷錯過了我們的棒球決賽。當時我想跳過一個替補席上的小孩,我跳過去了,但是下落的時候扭到了我的腳。尷尬,我一直都記得,太尷尬了。」

Klay身上有一種堅毅的性格,他並不會屈從於傷病——這個賽季他的右手大拇指骨折或許是他在小學六年級扭傷腳之後最嚴重的傷病了,這也使他缺席了九場比賽——這是他最長的一次傷停。

但Klay不只是出場那麼簡單,他看重的是他能為比賽帶來的東西。他的叔叔約翰記得有一次Klay的學校華盛頓州立大學獲得了一次對上並不屬於環太平洋12校聯盟的強隊堪薩斯州立大學的機會。雖然他們沒能在自己的主場拿到這場勝利,但是Klay拿到了全場最高的16分。

Klay的叔叔繼續說:「那天比賽完之後Klay就看起來心神不寧,他告訴我他讓來支持他們的13000人失望了。」

「就是那樣,對他來說贏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即使是在NBA,他也絕不會開心如果他在一支勉勉強強進入季後賽的球隊裡場均砍下25分。」

贏球對於Klay十分重要,在看到他的兄弟們——Mychal在勇士隊的下屬發展聯盟球隊聖克魯茲勇士隊,Trayce則在棒球聯盟的發展聯盟努力的這些年後,Klay更加感激他能得到的這一切了。

「我從Trayce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因為他18歲就不得不離開家,在棒球發展聯盟裡辛苦地打了六年,」 Klay說。「他24歲才等到了他的機會,但他一次也沒有抱怨。他曾經坐了10個小時的巴士去打背靠背的比賽。而我呢,甚至會抱怨上午11點的練習,然後我會想,等一下,想想你的弟弟吧,他為了能在職業聯盟裡打球有多麼努力。我很早就被職業聯盟選中,有一個比他好得多的機會,所以我總是想到他在過去10年中所培養出來的專業精神,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在 Twitter 上觀看圖片

如果有機會,Klay也許會任由他愛好自由的天性發展並和Rocco一起跑到樹林裡。但是Mychal向他展現出了社交的重要性。。

勇士隊的下屬發展聯盟球隊聖克魯茲勇士隊的球員們一整個賽季都得住在普通的酒店裡,所以Mychal一有機會就會帶著他的隊友們一起跑到Klay家去住,這不過是90分鐘的路程。

Klay說:「Mychal會邀請他全隊的成員來到奧克蘭,然後我們就會一起燒烤和出去吃飯。」

Klay繼續說:「一開始我的想法是,靠,為什麼我家裡會有8個人?過了一段時間我就開始理解他們了,我知道他們正在經歷的挑戰。然後我就告訴他們我家時刻為他們開放。因為發展聯盟其實並不好過,你必須在一個個酒店之間度過比賽的日子,來到我家裡可以給他們一種回家的感覺。他們可以來這裡放鬆自己。隨後我就在想,Mychal真是一個好隊友啊,他心地十分善良,他十分關心別人的感受。這些也是我在他身上學到的,同時,別人也是這麼稱讚他的。

Klay的爸爸並沒有試圖做什麼事情使他的孩子們跟隨他的腳步,但是Klay在很多程度上都被他影響了。Klay十分認同他父親的觀念:作為一支總冠軍球隊的組成部分要好過是一支沒那麼好的球隊的頭號巨星。當他的爸爸厭倦在波特蘭拓荒者隊每年在季後賽拿到雙十的數據卻最終無功而返後,他去到了湖人隊,在1987年和1988年連續兩年獲得了總冠軍。他取得的成就也使得在他的家鄉巴哈馬有一條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道路。

Mychal說:「他場均能拿到20+10的數據但他還是沒能入選全明星賽,隨後他決定加盟湖人隊,帶領替補席,開始專注於能使球隊變得更好的細節之上。

這自然也包括了他優秀的防守習慣——這也是Klay從他父親身上學到的東西。Mychal說:「任何在Klay頭上得分的人都會使他惱怒,我覺得這點是從我爸爸那裡遺傳給他的,因為我爸爸也是這樣…..而看見爸爸通過防守取得的成功自然而然也使這種習慣成為了Klay的天性之一。

Thompson的防守是勇士隊在他們連續三場總冠軍賽中所依賴的重要武器,但在理論上,勇士隊還能依賴多久我們還不能確定。對於Thompson來說,成為自由球員的還有一年多的時間,而勇士已經與Stephen Curry以及Kevin Durant和Draymond Green簽下了巨大的合約,所以我們可以好好猜測一下金州勇士是否也會為Thompson買單,以及Klay是否會想要一支他自己的球隊。

但是Klay可是記得當他最早來到勇士隊的時候他們並不是一支季後賽球隊,更不要說是總冠軍的有力競爭者了。

他說:「我也是構建起球隊文化的一份子,我們如今建立起的贏球文化不會讓我把以前為它付出的努力拋之腦後,但這確實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我是建立起這一切的人之一,除了Curry我就是這支球隊待的最久的成員了,我自然對我們球隊的巨大轉變感到自豪。雖然我並不是我們球隊的門面,但是這並不代表著我不屬於這裡。我們的球迷,球隊的工作人員和聯盟裡的其他球員都知道我付出的努力,他們也知道我是我們過去六七年能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勇士隊就像是我的家,我真的很難想象我會去到別的球隊。」

正如我們很難想象他會在別的地方長大。和別的人一起長大。

Klay回憶道:「我的兄弟們對我的成長有著很大的影響,我們會在任何我們玩耍的運動中拼盡全力擊敗對方,這讓我逐漸成長為了如今的我,一個充滿著對勝利渴望的競爭者。

正如在他所成長的那棟房子裡一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